所在位置:佳酿网 > 酒业人物 >

汪俊林首谈郎酒的调整、上市与他的“野心”

2017-07-17 09:00  中国酒业新闻  佳酿网  字号:【】【】【】  参与评论  阅读:

7月15日,郎酒战略产品青花郎新战略发布会在郎酒酒厂所在地二郎镇举行。泸州市委书记蒋辅义、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马勇、郎酒股份所有高管、特劳特伙伴公司全球总裁邓德隆以及来自全国的媒体、经销商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会议由股份公司总经理付饶主持。

01、郎酒的十年目标

发布会上,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正式发布了青花郎全新战略——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在他看来,中国两大酱香白酒就是53度飞天茅台和青花郎两个品牌

此外,会上,汪俊林对郎酒未来10年的目标进行了发布——

其一、2018年~2022年,这五年每年酱酒销售量控制在1~2万吨之间,销售额在100~200亿元左右。控量的目的在于继续加大老酒的库存,力争到2022年使库存老酒达到25~30万吨。真正形成青花郎的核心竞争力。汪俊林透露,2017年郎酒销售额应该在80亿元左右,2018年会轻松过百亿。

其二、郎酒在泸州建立了年产5万吨纯粮浓香型白酒基地。汪俊林表示,目前的小郎酒发展势头非常好,预计到2020年销售额也会超过100亿元。

其三,在未来十年,郎酒将以“坚守、壮大、长跑”为理念,打造一个站在中国白酒行业前沿的郎酒集团。

汪俊林强调,郎酒会坚守酒业不动摇,坚守品质不动摇,坚守品牌发展不动摇,坚守诚信不动摇,真正做到厚积薄发。壮大方面,第一壮大基酒储备,第二是队伍建设,第三是经济实力。长跑则是指不会急功近利,将按照不变的步伐,坚持长跑。发言中,汪俊林提到,茅台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李保芳说得好,做品牌就是一次没有捷径的长跑。

02、专访:汪俊林谈郎酒

作为中国著名的白酒企业,郎酒及其灵魂人物汪俊林的一举一动备受关注。青花郎新战略发布前一天,记者在古蔺县对汪俊林进行了专访,这也是多年以来他首次接受媒体专访。

记者:有业内人士说,目前中国白酒进入了第二波品牌时代,您是否认可这一说法?这个阶段与上一个黄金十年有何不同之处?

汪俊林:是的,目前的中国酒业进入了品牌时代。与之前黄金十年最大的区别在于品牌更集中。市场经济最终是个垄断经济,这一步下来慢慢会集中在几个核心品牌上,整个销量或者产量都会集中在上面,这是一个最大区别。

记者:郎酒在这一波里边会怎么做?因为其实已经是有一定高度的品牌了。

汪俊林:郎酒在这一阶段我们肯定要把品牌做得更强,我相信郎酒能走在名酒厂的前面去。从明年开始,用五年多一点的时间应该能够走进前三。因为整个白酒行业经过这一轮新的调整,这五年进入了一个新的特殊时期,也就是品牌集中时期。就像当年家电大整合一样,竞争到最后就剩下几家了,可能我觉得明年白酒也是一个特殊时期。

记者:那现在郎酒对于品牌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位?

汪俊林:我们是非常清晰的,酱香型酒,我们做高端。因为酱香酒的特点,它的生产周期比较长,酒质确实比较好,所以我们一般低端做不了,我们集中做高端。郎酒做浓香和酱香型都有,所以酱香型的小酒我们是作为一个大众消费的广度上讲,酱香型是高精尖,小郎酒是深度和广度,往这方面做量。

红花郎事业部更名为青花郎事业部背后的核心是,红花郎原来我们是做中高端,青花郎我们是决心把整个郎酒做到高端。以前我们有个基数了,酱香型酒现在我们存了12万吨酒,因为酱香型存放时间比较长,要酒质比较好才能支撑,产能现在我们有3万吨,到2020年我们会达到年产5万吨,这是高端酱香酒。

记者:就是青花郎档次的?

汪俊林:对。同时我们储酒会达到25万吨左右。这样的话我们基酒在6年到10年之间,最普通的要存放6年到10年,所以这个一般企业是做不到的。

记者:所以这种情况就觉得红花郎现在代表不了郎酒的高度。

汪俊林:对。

记者:关于郎酒上市计划现在有什么新的动静吗?

汪俊林:上市计划,我们已经按照规范的上市公司要求,规范地运行。至于哪一天上市,我们不是很在乎。因为我们认为一个企业,真正把企业做好了,上市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

记者:之前说是2019年。

汪俊林:我们预计是在2019或者2020年期间有可能上市,但这个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我们觉得一个企业真正把它做实在了,销售规模、品质、利润做到一定程度后,上市是任何时候都可以上的,因为你是真实的有实力的企业,可持续发展的,任何资本市场都喜欢。所以我们觉得上市还是要把自己的基本工作做扎实。当然我们有这个安排,在2019年或者2020年会上。

记者:今年目标应该是80亿对吧?

汪俊林:今年我们在做一些调整,我们估计在80个亿左右。当然我们今年不会让销量放得太快,我们要把市场调得更良性。

这个良性是指,让经销商不要有他的库存,不要给经销商施加太大压力,让消费者自动购买,不要把市场搞得太乱。过去我们为了完成目标,就要压货,然后就把市场搞得有点乱,所以这点我们吸取了教训,今年会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记者:将事业部从七调整到五,从五到三,这个变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汪俊林:这个调整还是为了品牌。因为我们认为未来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人们是最重品牌的。所以我们这次调整还是为了品牌。同时我们调整几个事业部,我们损失掉了大概近30个亿的销量。不然的话我们今年过100个亿轻轻松松的,当然是短期效应。但是调整后,我们觉得未来郎酒的潜力比不调整大很多。所以明年过100亿是轻轻松松的。

关键词:郎酒 川酒 汪俊林  来源:微酒  
相关推荐
商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