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佳酿网 > 酒业新闻 >

日本朝日、三得利啤酒巨头集体败退:本土啤酒反击?

2017-10-18 08:16  中国酒业新闻  佳酿网  字号:【】【】【】  参与评论  阅读:

再见,朝日啤酒!再见,三得利啤酒!

近日,日本朝日集团10月12日宣布,将转让其手中所持的中国第二大啤酒企业“青岛啤酒”的约二成股份,购买方尚未确定。

朝日目前是青岛啤酒的第二大股东。2009年,朝日啤酒以6.665亿美元购入了青岛啤酒19.99%的股权。后者是中国第二大啤酒生产商,在中国市场仅次于拥有雪花啤酒品牌的华润啤酒(控股)有限公司。外界按照青岛啤酒的股价估算,现在朝日卖掉的股份指10亿美元,相当于7年赚了50%。

除此之外,今年1月,日本朝日集团已同中国新希望集团达成协议,将转让旗下朝日绿源农业高新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朝日绿源’)和朝日绿源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朝日绿源乳业’)转让给后者。该农场是中国第一家由外商独资经营的农场,也是这个日本酒业大鳄涉足农业的首次尝试。

事实上,朝日啤酒退出中国市场已非孤例。2015年10月,在中国市场经营了31年的日本酒业巨头三得利以8.23亿元将旗下三得利(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持有青岛啤酒与其合资公司的50%股权出售给青岛啤酒。

在与青岛啤酒合作之前,三得利在中国市场的经营情况已经面临严重亏损的境地。有关资料显示,2010年、2011年三得利事业合资公司的目标子公司净利润分别为-544万元和-32万元;销售合资公司的目标子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3亿元和-1.7亿元。

据日媒的彼时报道称,三得利认为在中国啤酒市场难有大的增长,将重心转移到红酒和洋酒。合资公司的主力市场上海竞争激烈,或也是三得利择机退出的原因之一。另一家在中国啤酒的外资巨头嘉士伯日子也不好过。其宣布在2018年前要裁员2000人。

中国是全球啤酒行业的第一大市场,也是外资啤酒并购战的主要战场。根据中国酒业协会的统计,到2016年6月中国规模以上的啤酒生产厂商共有460家。其中,仅华润雪花、青岛啤酒、百威英博、燕京啤酒、嘉士伯前五大啤酒厂商(CR5)占据了73.7%以上的市场份额,CR3达到58.2%;而对比国外CR3,中国啤酒厂商集中度与英国持平,低于日本、台湾、法国以及美国等市场,与成熟市场相比行业集中度仍有一定差距。

遗憾的是,中国啤酒除燕京啤酒和河南金星啤酒外,大多数都被外资并购。随着华润回收SAB米勒股权,外资也撤出了雪花啤酒。而且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中国啤酒市场不断重复并购大戏,行业集中度越来越高。

日资啤酒为何要退出中国?

业内人士表示,日资啤酒企业退出中国市场主要三方面原因。首先是日资在啤酒市场与欧美啤酒企业竞争中失利,其次中国本土啤酒企业也在迅速扩张。比如,青岛啤酒除了收购本省啤酒企业之外,还收购了新安江啤酒,兼并活力啤酒、河南宣化钟楼和石家庄嘉禾啤酒,稳稳地筑牢了啤酒产业帝国。最后是,日本企业可能认为中国市场的天花板已现,他们另找其他出路。

以朝日啤酒为例。 2016 年底,朝日已经拿出了 78 亿美元,收购了位于东欧、原属百威英博集团的 5 个啤酒品牌。而根据《华尔街日报》先前的报道,朝日方面还有意入股越南本地的啤酒品牌“Saigon Beer”,而越南政府为这笔交易开出的价码也高达 18 亿美元。

与此同时,中国啤酒市场似乎也在放缓。本土工业啤酒的市场份额开始被进口啤酒挤占,而后者的销售额在 2015 年增长了 63%。

有消息称,日本三得利中断与青岛啤酒的合作之后,将把经营资源集中于成长领域的洋酒和红酒上,三得利2014年就以16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最大蒸馏酒企业比姆。这种遭遇,与在中国折戟的美国第二大啤酒商摩森康胜败退中国市场相似。

朝日还将农场和奶厂都卖了

早些娘,朝日集团在山东烟台投资了啤酒产业,山东省政府希望能够引入日本先进的农业理念和技术,帮助解决中国的农业生产问题。2006年朝日集团在烟台莱阳沐浴店镇投建了一个示范性的农业基地。

当时,日本对于食品进口标准很严,形成“绿色壁垒”,而山东是对日农产品出口大省,莱阳又是中国对日出口第一大县。可是,朝日集团主营业务是酿酒和软饮料,并无农业生产经验。于是2006年5月,朝日啤酒与日本住友化学、伊藤忠商事共同成立了日本独资公司——朝日绿源,总投资15亿日元,生产、加工、销售蔬菜、水果、牛奶等高端农产品。

这三家日本的“全球500强”各有分工。持股73%的朝日啤酒负责农业技术的引入,日常的经营管理;持股17%的住友化学株式会社向朝日绿源供应农业物资材料和农药等产品;伊藤忠商事作为日本最大流通企业之一,提供流通渠道方面的支持。

2006年,中国农地尚未大规模流转,农业生产几乎是一家一户的分散经营,甚至部分地区仍是“牛前人后”的耕作方式。相比而言,朝日绿源的“农业工厂”却是另一番景象。

据悉,该公司租地1500亩、租期20年,种植草莓、甜玉米、小西红柿、芦笋、生菜等蔬菜种子、栽培技术、管理方式都由日本引进。农场里每头身价2万元人民币的奶牛均乘专业运输机或轮船自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运抵山东莱阳。

这是一家看似神秘的外资项目。千余亩土地均由铁丝网隔离,非经政府部门和企业的允许,一律不得进入。公司管理极为严苛,即使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仍不得进入农业大棚,不能靠近养殖场,办公区域也只能参观一小部分。

这是一个不被外人所理解的农业工厂。当租到的土地被检测出污染时,朝日绿源决定,养地5年,一度地上的杂草长得比附近农地的玉米还高,被当地农民讥讽“不会种地”;一般农户打井10米取水灌溉,这家日本公司为杜绝污染打深井200多米,引发了当地人“日本人开采稀有矿产”猜疑;种植过程中,果蔬生了虫也不打农药,害虫肆虐甚至连累到附近农地的庄稼,曾多次被找上门要求赔偿。

朝日绿源甚至还做了一些看似离谱的明文规定:饲养人员不得触摸奶牛,不得对牛大声喊叫;如果某天死了一头母牛,职工要集体默哀;生产后的母牛要喂食日本味噌汤(以鲷鱼、红白萝卜、鱼骨、味噌等材料制作而成的一道日本料理),以促进食欲……

整个农场是以日本循环型农业理念的模式运营,种植的玉米秸秆可以作为奶牛的饲料,而奶牛的粪便又可用作农作物的肥料,以改善土壤质量,从而提高农产品的品质。整个生产过程不使用任何农药、化肥。

好处显而易见。该农场在北京、上海超市,草莓售价高达每公斤320元,曾创下了中国的价格记录;甜玉米终端售价8元/个,数倍于国内同等产品;牛奶每升折合价格超过20元,是国产高端牛奶的2倍以上……朝日集团种出的果蔬牛奶堪称天价,但这种农业奢侈品却在中国飞速崛起的高端市场上一度供不应求。

但农业是典型的规模经济,以现有的生产规模来看,企业很难实现盈利。若要扩大种植规模,土地又是首要的制约因素。但由于国内土地无法达到绿色种植标准,朝日绿源购进的土地10年未动,全处于“养地”的状态。这也导致了其公司持续亏损。迫不得已之下,朝日只能选择了转让。

或迎大变局

对于朝日集团退出中国市场表示遗憾的同时,中国啤酒行业或迎来一次重新洗牌的时机。

毕竟,朝日并未公布购买对象的名单。目前,朝日持有青啤2.7亿股H股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9.99%,朝日有权分别提名一位非执行董事和一位监事进入本公司董事会及监事会;同时朝日承诺在收购和处置本公司股份时须遵守若干限制性条款,包括:5年内不得转让股权,5年后不得向竞争人士出售股权,也不得在出售后使得接收方超过19.99%股权。

这就会让出售有多种可能,而不同的可能产生的影响也不尽相同。比如,若华润青啤联手、嘉士伯青啤联手、百威青啤联手,中国啤酒市场排名就将重新改写。但考虑到政策风险,可能性不大。

青啤集团或者上市公司自身回购、产业外资本进入。这种可能较大,再加上青岛若与华润联手,对于行业竞争格局的影响将更为深远。双方在东部(上海、江苏等)、华南(广东、湖南等)、华北(北京、河北等)等竞争交织重叠区域有望联手提升份额降低费用,在对方的绝对优势区域(如青啤的山东陕西,华润的辽宁安徽四川等地)有望强化优势降低消耗。唯一的担忧就是,华润较为积极强势,与青啤的磨合或需要时间。

从中国啤酒行业发展历程来看,本土啤酒企业崛起已成为一种趋势。啤酒始于典型的舶来品,20 世纪 90 年代末到 21 世纪初,国内的啤酒行业进入成熟发展期,啤酒产量的增速也从 10%以上下滑到个位数。2014 年国内的啤酒产量出现了首次同比下滑,到 2016 年已经连续三年出现产量的同比下滑。2016 年国内的啤酒产量达到 4506.4 万千升,同比小幅下滑 0.10%。

与此同时,啤酒行业发展也一波三折。从早期四五百家啤酒企业到经过近十几年的外资并购,剩下200家左右。从外资啤酒在中国一枝独秀到本土品牌的逐渐崛起,再到类如日本啤酒企业的逐步退出,中国本土啤酒企业规模也在逐渐扩大,生产技术水平也在提高。可以说,本土啤酒企业涉险度过了全军覆没的危险,并逐渐走向啤酒市场的前端。

需要要注意的是,目前中国啤酒市场对于啤酒口味的选择也曾高端化、个性化趋势,而之前的清爽型啤酒的天花板已现,在这种情况下,国内本土啤酒企业需要紧跟市场,生产并销售出符合主流消费人群口味的啤酒是当务之急。只要更多的国内品牌强大起来,才能将部分失去的市场份额夺回,并最终在全球市场与外资啤酒一较高下。

    关键词:国产啤酒 进口啤酒  来源:财经杂坛  
    相关推荐
    商业信息